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政务 >> 阳光信息 >> 政法机关 >> 法院 >> 裁判文书>>详细内容

(2011)科民初字第84号

作者: 来源: 访问: 时间:2014-1-10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四川省科学城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科民初字第84

原告于曦耀,男,生于19272月,汉族,住科学城八区。

委托代理人于梅,系原告长女,住科学城七区。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孙长义,系原告长女婿,住址同上。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于燕,女,生于19554月,汉族,系原告三女,住科学城四区。

被告金碧辉,男,生于19429月,汉族,系原告三女婿,住址同上。

原告于曦耀与被告于燕、金碧辉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于20111117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2112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2220,因案情复杂,依法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审理,并于201232122日、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于梅、孙长义,被告于燕、金碧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于曦耀诉称,原告与被告于燕系父女关系,被告金碧辉系于燕的丈夫。2002年至2004年,原告夫妇由于年事已高,原告妻子将26万元多的存单、活期存折及工资本交由被告于燕代管。20051月,原告妻子生病住院,20066月病故。20051月至2008年底,原告住在科学城8区自己家中,独立生活,被告于燕常来照顾。2007年原告将科学城5区的两套50平方米补差房交由被告于燕管理使用。在此期间原告的收入仍由被告于燕代管直到201110月。

2009年原告因病住院,出院后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居住在被告科学城4***单元501号家中,至201110月。在此期间原告多次向被告要求查看自己的工资本,均未得到满足,原告不知道自己多年来的收入、支出、储蓄等财务状况,对自己的收入没有支配权。被告在此期间虐待、遗弃原告,限制原告人身自由。

20119月,二被告通过口头及书面形式要求原告的三个女儿轮流赡养原告。2011105,原告因病住院,出院后决定回自己家中居住,并要求二被告将自己的身份证、工资本等生活物品交还原告,但至今仍有身份证、户口本、工资卡在被告手中。

20051月至201110月,原告的工资收入为75万元多,一直由被告于燕代管。因此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1、返还原告的身份证、户口本、工资卡;2、返还原告名下的科学城8***单元301号、5***单元1308号、5***单元1501号三处房产的证明文件、相关发票及5区房产的钥匙;3、返还原告从20051月至201110月总收入中48万元(不含原告夫妇的共同存款11万元及已故妻子的抚恤金,共计15万元);4、返还201110月被告拿走的约6000元。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第3项,要求二被告返还原告总收入及利息7338万元,撤销以前赠与被告的钱款五万元和科学城五区的两套住房。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及庭审中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原告于曦耀工资收入表,以证明原告于曦耀在第一阶段即20052月至200810月工资收入为307234万元,第二阶段200811月至201110月工资收入为447594万元,合计754828万元。

二、中物院房改办证明,以证明原告与已故妻子孙建华共同拥有三套房屋,其中共同选择科学城八区***单元301号一套,20071011选择科学城五区***单元1501号、***单元1308号单位房改补差房两套。

三、原告于曦耀20111112口述、由其长女于梅打印的说明,以证明200810月原告的留言被篡改,连同20119月所书写的关于财产管理的留言一并废除。并声明原告跟谁一起生活,工资就由谁管,用于大家共同的(基本)生活支出,工资所有权是原告的。

四、原告于20111112写在杂志上的留言,内容为:表面允许回家,又不让出院,拿任何东西被告都要求签字,住院天天不和人见面,要中间人指定搬家公司,否则什么也不给。以证明二被告限制原告的人身自由,虐待原告。

五、原告于20111115的自书材料,内容为:限制我自由,卡了电话,宣布不准打电话,不准与大娘(大姑娘,指于梅)谈话,一气之下嘴歪眼斜送医院抢救。以证明二被告限制、虐待原告,并引发原告生病住院。

六、2011125原告代理人与被告于燕签订的交接协议书,主要内容为双方在本院的主持下,被告将原告的工资本、身份证等物品及零用钱交给原告,以证明二被告扣押原告的个人物品及财产。

七、被告于燕返还给原告的工资本,以证明被告移交给原告工资本余额仅有3元多,二被告侵占原告的财产。

八、原告于200810月写给其三个女儿的信件,是原告为防“万一”留下的,主要内容是:原告与妻子的共同存款在其妻子去世前已处理了。其个人近几年的存款有15万多元,用于防止天灾人祸。原告去世后如还有剩余,由三个女儿平分。今后就这点工资了,谁照管原告工资就归谁“管”了,原告并对自己的房产做了相应的安排。其中“管”字被划掉。以证明原告书写的信件属遗嘱性质,与谁一起生活,工资收入归谁管理,但并非工资的所有权。

被告于燕、金碧辉辩称,20052月,原告妻子生病住院后,原告决定拿出其夫妻共同存款26万元中的15万元平分给三个女儿,与此同时,原告还将自己和妻子的工资本、身份证、户口本及剩余的11万元交给被告于燕管理,负责原告夫妻的一切开销,被告于燕天天记账,原告不定期过问,一年必然检查一次。20066月,原告妻子去世。从2005214200810月底,可划分为照顾原告及妻子的第一阶段,其特点是在经济上原告处于掌控地位,被告处于被监控的出纳地位,双方关系十分密切。原告在第一阶段个人工资总收入为30218万元,生活费支出775万元,以做“好事”名义送给张某某18868万元,剩余36万元,原告妻子收入剩余1万元,共计46万元,连同原告妻子在世时剩余的11万元,合计约156万元,已在庭审前通过法院转交给原告。

200810月底,原告因生病导致行走困难、生活不能自理,主动要求住进被告家中,原告将200810月亲笔写给三个女儿的信件交给被告于燕,该信件对以前的存款进行了核实,以书面形式在事实上与被告订立了扶助养老协议,并明确了房产的归属及身后的安排。从200810月至20111027划分为照顾原告的第二个阶段,在该阶段原告工资收入为452543万元,生活费等各项支出9652万元,被告认为扶助养老协议是原告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的规定,受法律保护,因此,剩余的356023万元按照协议约定应属于被告所有。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被告虐待、遗弃原告,限制原告的人身自由。对于原告赠给被告的两套住房,原告夫妇当时只要求现金补差,按照中物院有关文件规定,现金补差应是16万元,只要被告拿出04万元,就没有侵犯其他继承人的权利。

被告在举证期间及庭审中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原告于200810月写给其三个女儿的信件(简称第一封信件,同原告证据八),以证明:1、经原告亲自查账后,确认第一阶段个人存款为15万元多;2、原、被告双方订立了“谁照管原告,工资就归谁了”的经济管理模式;3、原告去世后,现居住的科学城八区***单元301号住房由三个女儿均分。                                                                                                                                                                                                                                                                                                                           

二、四川省科学城医院住院病人出院病情证明书及核磁共振检查申请单,以证明原告患有三种疾病,被告发现了原告的早期症状,为原告转危为安做了大量的工作。

三、原告20095月书写的材料,内容为:专管我的钱,又过多转向你的腰包……以证明原告在第一阶段给了张某某大量的现金。

四、原告20097月书写的材料,是写给中物院干休所领导的谈话提纲,内容为:钱全控制,兜内全翻遍……以证明原告对扶助养老协议后悔了,不想与原告共同生活了。

五、话费查询单2张,以证明原告决定继续留在被告家中,但继续与张某某电话联系,还与其大女儿于梅保持联系。

六、被告于2011826写给原告及两位姐姐的书信,以证明从20096月起,被告多次提出轮流扶养原告的请求。

七、原告于20119月(11月)书写的材料(第二封信),以证明原告再次重申个人荣誉、待遇只有其本人有权安排,现居住的科学城八区***单元301号住房一套归于梅、于肖英共同拥有,科学城五区***单元1501号、***单元1308号两套住房归于燕所有。二被告认为这封信是原告与于梅私下书写的扶助养老协议,不予认可。

八、原告201110月自书的材料,内容为:反对轮流供养老子,你的扶养是有高代价的……钱由燕共管……我的工资是我革命70年的血汗,岂能允许你来享受……以证明原告愿意留在被告家中,后来关系慢慢恶化。

九、原告长女于梅在报纸上书写的“养老应急金储备金”,以证明于梅参与了原告书写的第二封信,干涉原、被告签订的扶助养老协议。

十、原告口述、于梅书写的给被告的信件,以证明原告将个人的身份证、工资本等个人物品与20万元捆绑一起,要求被告一并返还。

十一、原告于2011年春节后自书的信件,内容为:归你管是我的钱,历来都是你管,但不是就是都给了,因我的份子就在这……我曾说我恋爱也需在你这报销吗?这钱权还是在我手中……我告诉他我的钱永远是我管,我的工资本为何不给我看……以证明被告按照原告要求从原告工资收入中给了于肖英1万元,原告看工资本是想把钱给张某某。

十二、2011111原告与三个女儿及全家人照片一张,以证明原告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十三、被告于燕20111019写给原告及于梅的信件,以证明原、被告于200810月确定的扶助养老协议至今有效。原、被告须签订终止扶助养老协议后,被告将原告的物品返还。

十四、被告草拟的扶养权交接协议草稿,以证明被告在与原告的扶养协议终止后,对扶养权及原告有关物品的交接方式及程序的约定,并约定了违约责任。该协议原、被告及于梅均未签字。

十五、部分证件及全部生活用品交接清单,以证明被告于20111110将原告的部分证件及全部生活用品交给中间人马某某。

十六、原告的声明,以证明原告放弃分新房及实物补差,要求中物院房改办恢复原告领取现金补差的权利。

十七、授权书,以证明原告将两套50平方米的补差房授权于燕挑选,并过户给于燕。

十八、中物院房改办出具的职工住房证明,以证明原告分得两套科学城五区住房。

十九、中物院科学城地区职工住房补差办法,以证明原告可选择补差房或现金补差及补差的标准。

二十、委托书,以证明原告于200666授权被告于燕领取原告妻子去世后的丧葬费、一次性抚恤金、医疗补助费等。

二十一、中物院职工医院“关于孙建华同志后事处理的决定”,以证明被告于燕领取了原告妻子的丧葬费1844万元、一次性抚恤金2653万元、一次性困难补助费02万元,共计4697万元。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于200810月书写的第一封信件其性质属于遗嘱,原告有权撤销,其中的“管”字被划掉,致使原告的真实意思改变。原、被告系父女关系,被告赡养原告是其法定的义务,无需双方签订协议进行约定。原告擅自将科学城五区的两套补差房赠给被告,侵犯了其他法定继承人的继承权利。原告20095月书写的信件及7月写给干休所领导的谈话提纲,充分证明被告干涉原告的婚姻自由、遗嘱自由,虐待原告,限制原告的通信自由,原告不再愿意与被告共同生活。被告提交的证据八及原告2011年春节后自书的信件能够证明原告自始至终认为原告的钱只是归被告于燕管理,不是给被告了。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主持调解,被告于燕、金碧辉于2011125将原告于曦耀的身份证、户口本、工资本(余额313元)、中国工商银行定期一本通一本(共7笔,存款余额为156007.12元)、现金(零用钱5560元)交由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于梅,双方签订了交接协议,并注明于曦耀的工资本及工行定期一本通于梅于20111020挂失。原告认为被告返还的156万余元中的11万元是夫妻财产26万元分给三个女儿15万元后的剩余部分,另外的46万元是原告妻子的抚恤金、丧葬费等;二被告则认为46万元是原告20052月至200810月的工资收入余额3.6万元及其妻20052月至20066月工资收入余额1万元。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曦耀系被告于燕的父亲,被告金碧辉系被告于燕的丈夫。原告另有二女,长女于梅、次女于肖英。

20051月,原告于曦耀的妻子孙建华因病住院。214,原告从其夫妻共同财产26万元中拿出15万元平均分给三个女儿,与此同时,原告还将自己及妻子的工资本、身份证、户口本交给被告于燕管理,由其负责原告及妻子的一切开销。20066月原告妻子去世后,原告独自居住在科学城8区个人家中,二被告时常照料原告的生活直到200810月。从2005214200810月,原告于曦耀的个人收入为30218万元,期间原告及妻子生活等各项支出775万元,账面余额36万元,差额18868万元。二被告辩称原告在此期间以做“好事”为名送给情妇张某某18868万元。200810月,原告于曦耀因患多种疾病导致行走困难,生活不能自理,住进二被告家中,同期,原告将写给三个女儿的信件交给被告于燕保管,其主要内容为:1、对截止到200810月原告的个人存款进行了核实,尚有存款15万元多;2、对原告今后的生活进行了安排,谁照管原告,工资就归谁“管”了,其中“管”字被划掉;3、明确了房产及后事的安排。被告将该信件复印后,将复印件交由原告的另外两个女儿。20095月,原告发现自己的零用钱少了,草拟了一份与二被告的谈话提纲,认为二被告专管原告的钱,过多地转向被告的腰包,要与张某某结婚了,矛盾在增长,建个家、搬家花的钱不能算赠送,计划婚后两面住,新方案3-4开等。自此,原、被告之间发生矛盾,二被告独自搬到绵阳市居住了一段时间。20097月,原告草拟了与中物院干休所领导的谈话提纲,向有关领导反映情况,认为被告把原告的钱全部控制,干涉其婚姻自由,照顾不周,不让再立遗嘱,必须创造条件分开。2011826,被告于燕书面向其大姐于梅、二姐于肖英提出轮流“扶养”原告,二被告认为自己身体不好,自200810月原告写了一份决定后(即第一封信),在执行的过程中,由于经济等种种原因矛盾不断,为了结束这种局面,轮换是解决纠纷的最好办法。20099月(落款时间为11月),原告又给被告及于梅、于肖英写了第二封信,通知二被告已对200810月的信件进行了修改,认为200810月写给三个女儿的信有不妥及不全面之处,对于自己的荣誉及待遇只由其个人安排;自2009年到2015年每年留3万元作为储备金。原告90岁以后谁照顾他就拿他那时的全工资;原告干休所的住房归于梅、于肖英共同拥有,五区两套50平方米住房归于燕所有。同期,原告又自书了一份材料,反对轮流供养原告,认为被告的“扶养”是有高代价的,原告的工资由被告于燕共管,慢慢大权在握了,不允许原告享受。2011年春节后,原告又给其三个女儿写了第三封信,认为归被告于燕管的钱只是归她管,但并不是给予于燕了,钱的所有权还是在原告手里。2011105,二被告发现原告身体不舒服,立即将其送往医院住院治疗,1017,由于梅执笔原告于曦耀签字写给被告于燕一封信,内容为:原告出院后回自己家,要求被告在1020前将原告的身份证、户口本、工资本(内有20万元存款)、原告个人存款15万元及其它生活用品交到原告的住处。1019,被告于燕以信件的方式给原告及于梅进行了答复,认为原告于200810月书写的信件是扶养协议,该协议尚未解除,原、被告的权利、义务仍受法律保护;解除协议须双方书面签订协议,并对解除协议后的交接方式提出了具体的意见,草拟了扶养权交接协议。1027,原告病愈出院后回到自己家中,并由大女儿于梅照顾。1110,被告于燕与原告的委托人马某某在被告的住处将原告的部分证件及全部生活用品进行了交接。2011111215日原告分别自书了二份材料,内容为:被告表面允许原告回家,又不让出院,干涉治疗,拿任何东西都要签字,住院不和人见面,搬家要中间人指定搬家公司,否则什么也不给;限制原告自由,不让与大女儿打电话,一气之下发病住院。

另查明,200811月至201110月,原告于曦耀个人收入为452543万元,支出9652万元,剩余的356023万元存于二被告处。

再查明,原告于曦耀夫妇系离休干部,共同选择购买了中物院房改房一套,即原告现居住的科学城八区***单元301号。因原告夫妇选择的住房面积未达到标准,根据《中物院科学城职工住房补差办法》(办发【200212号)规定,原告可选择实物补差或货币补差。2004年,王某某以原告的名义选择了一套补差房,原告于2004713书面向中物院房改办声明要求恢复原告领取现金补差的权利。200710月原告分别选择了科学城五区***单元1501号及***单元1308号两套补差房,被告于燕、金碧辉于200710月、12月将该两套住房出售给他人。原告选择的三套房改房至今未办理产权登记,未取得所有权。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二款规定,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被告于燕作为原告于曦耀的子女,负有赡养扶助原告的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条规定,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所立的遗嘱;第三十一条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

综合原、被告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如下:

原告于曦耀书写的第一封信的性质如何认定?

原告于曦耀于200810月写给其三个女儿的第一封信中包含了三层意思:

1、对截止200810月的个人存款进行了核实,经被告于燕对照账本计算,存款余额15万余元。

原告认为这15万元是原告与其妻结余的共同财产11万元和原告之妻的抚恤金;根据原告的收入和支出情况,原告工资余额应当不止15万元;被告捏造原告将钱赠予他人的事实。

被告认为15万余元是原告自己对200810月前的存款进行核实后的数额;在此期间,被告仅是原告工资收入的管理人,只负责原告工资收入的存取,取出的钱都要交给原告;被告负责原告及其妻子的一切开销,天天记账,原告每年必检查一次。

本院认为,原告于20052月将工资本和其他个人证件交由被告于燕管理,双方形成事实上的委托管理关系。被告于燕作为受托人应妥善保管原告的财物。对于被告关于原告将大笔金钱赠送给张某某的辩称,首先,对于原告赠予的具体金额,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前后矛盾;其次,由于200810月之前,原告的工资本及其他个人证件由被告于燕保管并负责管理原告的日常收支,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有关规定,被告于燕对这期间原告的工资支出情况负有举证责任。被告自述天天记账,但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这部分收入的支出情况。被告举证的原告自书的材料及向干休所领导反映情况的提纲,也不能证明原告给了张某某18万余元的现金。第三,原告虽在信件中表述至200810月个人存款有15万余元,但该表述是被告于燕根据自己的记账本计算后得出的,双方都未提及给张某某现金的问题。因此,对被告称原告赠予张某某现金18万余元的辩称不予采信,相应的钱款仍在被告手中。

2、对今后的生活进行了安排,谁照管原告工资就归谁“管”了。

原告认为是其生病后对后事所做的安排,是在受被告欺骗下所立的遗嘱,且内容已被修改,因此是无效遗嘱。原告后来多次要求修改、重立遗嘱。原、被告系父女关系,赡养原告是被告的法定义务,无需双方签订扶助养老协议予以确定。

被告认为原、被告均为平等主体的自然人,原告以书信的方式与被告签订了扶助养老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属于合同法第124条规定的无名合同,受合同法的保护。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系父女关系,赡养原告是被告的法定义务。原告书写的第一封信件无论从形式上、实质上均不符合合同的要件。因此,原告书写的第一封信件不属于合同法意义上的无名合同,不受合同法的调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31条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该条规定的扶养人是指除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且须被扶养人去世后,扶养人才能合法取得其财产。被告于燕是原告的法定继承人,不具有与原告签订遗赠扶养协议的主体资格。因此,原告书写的该封信件也不属于遗赠扶养协议。被告在庭审中提交的原告的自书材料及写给三个女儿的第二、三封信件,均能够证明原告多次要求重立遗嘱,废除该封信件。原告作为财产所有人,有权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也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遗嘱。

3、明确了原告的房产归属及身后的安排。

   原告认为其三套住房系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只有权对房屋的个人份额进行处理。原告现将属于已故妻子的房产份额处理,侵犯了其他继承人的合法权利。

被告认为原告自始至终只要现金补差,不要房屋补差,因此,原告选择的两套补差房不含有已故妻子的遗产份额。在原告妻子去世后,应将货币补差的一半确定为其遗产。原告于20079月在写给三个女儿的第二封信中将两套补差房自愿赠给被告,原告不再对两套补差房拥有产权。

本院认为,按照中物院有关文件规定,原告夫妇均是离休干部,原告选择的三套住房,都是以原告夫妻名义选择的,是他们的共同财产。20062月原告妻子去世,三套住房都相应含有原告妻子的遗产份额。

针对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原告书写的给其三个女儿的第一封信带有遗嘱性质,并不具有合同的性质,没有给原告设定必须将财产给予赡养他的某个孩子的合同义务;根据法律规定,遗嘱可以撤销;在此信件之后,原告已多次表示不同意见,要求自己掌握财产的自主权;子女对父母的赡养是法定义务,不能对履行赡养义务设定条件。因此,原告的工资收入的余额应当返还原告。

20052月至200810月,被告于燕作为原告工资收入的管理人,应当妥善保管原告的财产。根据被告陈述,这期间原告工资总收入30余万元,各项生活支出总计7万余元,原告予以认可,也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应予认定。2011125日,被告自称将原告的工资余额3.6万元及原告之妻工资余额1万元,连同原告夫妻共同财产11万元,共计15万余元返还给了原告。对于原告收入中扣除支出、结余后剩余部分,被告作为原告财产的管理者,负有义务说明这部分财产的合理去向。被告辩称原告赠予张某某18万余元,原告否认,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因此,被告对其不能证明去向的18.868万元,应当返还原告。

200811月至201110月,双方确认原告工资余额35.6023万元,被告主张的扶助养老协议不受法律保护,故应当将剩余款项返还原告。

被告承认领取了原告妻子的抚恤金等4.6万余元并早已交给原告,2011125日交给原告的15.6万元中的4.6万元是原告夫妻第一阶段的结余,但原告认为被告已经返还的15.6万元中包括4.6万余元抚恤金、丧葬费等。被告对在领取抚恤金以后即交给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应当将其承认的原告第一阶段的工资结余部分3.6万元返还原告,孙建华的工资结余1万元是其遗产,按照继承法办理,本案不予处理。

原告要求撤销20052月赠与被告的5万元钱款,因该赠与是原告夫妻二人共同赠与,且权利已经转移,双方已经实际履行完毕,故不予支持。

原告与其妻子孙建华选择购买的三套房改房都含有孙建华的份额。孙建华生前没有表示将其相应的房产赠与被告,也没有留下遗嘱,其遗产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故原告将以夫妻名义购买的两套补差房赠与被告之行为侵犯了原告和被告于燕以外的其他法定继承人的权利,其赠与行为部分无效,其他相关继承人可以主张权利,原告对其有权处分的部分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也可以撤销赠与。因其法律关系与本案处理的返还原物纠纷不是同一性质的法律关系,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可以协商解决或者另案处理。

原告诉讼请求中的第124项,双方已在诉讼中达成协议并履行完毕,本院予以确认。

原告要求二被告返还总收入及利息7338万元的诉讼请求,部分与事实不符,不予全部支持。

二被告在20052月至201110月期间,照顾原告的生活,有精神和劳力的付出,因此,原告应对二被告给予相应的补偿,酌情考虑为每年12万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一条、第四十三条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于燕、金碧辉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于曦耀人民币496万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之义务,应当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590元,由原告于曦耀承担3000元,被告于燕、金碧辉承担5590元,案件受理费原告已预交,被告在履行判决时将其承担的部分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后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雷凤静

人民陪审员   米济众

 

0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

 

         

 

 

注:被告于燕、金碧辉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425日作出【2012】绵民终字第851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共1页  1 

文章录入:李戈 责任编辑:李戈

相关文章:

    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联系 |

    主办单位:四川省人民政府科学城办事处  中物院公共事务管理部
    技术支持:中物院科技信息中心  [蜀ICP备11018116号-1]
    版权所有:四川省人民政府科学城办事处  中物院公共事务管理部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内容